您的位置: 贺州信息港 > 养生

赤焰天尊 第九十八章 美丽的烈毒

发布时间:2020-02-15 18:20:43

赤焰天尊 第九十八章 美丽的烈毒

“我们也走!”陈子枫对着血门众人以及天修説道。

説完,他的身影便是对着困天塔底层的xiǎo门掠去,而血门的众人也是纷纷跟上,虽然陈子枫不是他们的王,也不是他们的主,但是陈子枫却是他们的主的人,所以现在的他们只能听命于陈子枫。

至于天修,则是愿赌服输,跟随着陈子枫。

在陈子枫没入了困天塔的其中一个xiǎo门之后,他的眼前的光芒暗淡,但是却能大致的看出塔内的一副景象。

“啊!”

突然,一阵痛苦的惨叫声从着困天塔之内响起,而这道叫声令得陈子枫也是止住了脚步。

“啊!”

又是一道惨叫声。

“这里的花有毒!”

就在这时,一道惊恐的惊呼声响起,陈子枫闻言,急忙后退一步,尔后迅速的将纳戒当中的驱毒丹取了出来。

轰轰!

在众人的惊呼当中,一阵闷响声响了起来,陈子枫感觉得到困天塔内的变化,脸色一变,尔后对着身后的血门众人压低着声音喊道:“快进来!”

来到这里的血门众人都是血门当中的精英,他们在听到陈子枫的话后,也是意识到了这个困天塔的变化。

咔嚓!

咔嚓!

随着一道道迅速传来的爆裂声,困天塔之内原本漆黑的视线一道道光亮渗透进来。

咔嚓!

困天塔犹如被大石砸碎的瓷器一般,瞬间化成了无数的碎片,尔后这些碎片化成了乌有消失在了天地间。

噗通!

噗通!

那条银旵汞形成的河流十分的宽,因为没有困天塔的铺着,所以那些还没来得及越过银旵汞的银河的武者纷纷的落在了以银旵汞为河水的河流当中。

落水声与因为受到了宫殿周围的花草散发出来的毒物而发出的惨叫声,络绎不绝,连绵不断。

血门众人也因为困天塔的瞬间破碎,所以也是损失了三个精英。不过陈子枫等人都是离得那些宫殿周围的花朵距离甚远,所有众人也没有受到那些花草散发出来的毒物的侵害。

“银旵汞太过于厉害了!”古铜见状,摇摇头,因为困天塔的瞬间破碎,他的队伍也是损失了不少的武者。

“真就是命啊!”熤熙也是説道。

除了一些还未来得及进入困天塔而被挡在银旵汞河流之外的武者,现在的众人都是止步在银旵汞河流的边缘,眼睛却是丝毫不敢懈怠的看着面前的那些漂亮的花花草草。

这些花花草草看起来十分的美丽,而且种类几乎没有见过。但是贾赫立等人也是止步于此,显然这些花草的毒物对于他们而言还是有一些威胁的。

此时的宫殿旁边的花草遍地处,一具具毫无生机的尸体平躺着,那些尸体的皮肤焦黑,尔后以极快的速度血肉竟是融化而去。

而在众人有些震惊的眼神当中,那些焦黑血肉融化而成的黑水竟然流入那些花草的根茎。

那些花草在吸收了黑水之后,变得更加的茁壮,更加的艳丽。

就在这时,陈子枫感觉到了他身后的几个血门精英突然身体颤抖,急忙打坐起来。陈子枫见状闪到那几个血门精英面前,问道:“你们怎么了?”

“有毒空气中有毒!”

其中的一个血门精英艰苦的説道,尔后纷纷从着纳戒当中取出一些灵丹,打坐驱毒起来。

“空气中有毒!”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陈子枫望眼看去,只见那些势力稍微弱xiǎo的武者都是纷纷倒地,甚至有的武者因为实力过于弱xiǎo,所以在抽搐了几下身体后,便是倒地不醒人身。

时间慢慢的过去,但是对于此次前来遗迹探宝的人而此刻在银旵汞河流之内的武者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折磨,身后有着银旵汞河流令得他们不能离开,前面又有着那些有着强烈毒物的花花草草。

“那些驱毒丹根本不管用!”陈子枫心中有些焦急。

在这段看起来漫长,却是十分短暂的时间当中,血门精英已经有着近乎十个疗起伤来,甚至有一个较为弱xiǎo的已经死去了。

“怎么样?”陈子枫坐在天修的身边,此时的天修也是盘曲而坐,打起坐来驱着侵入体内的烈毒。

“死不了!”天修的语气依然十分的冰冷,不过当他看到健康得在旁边砰砰跳的陈子枫时,眼神当中闪过一丝的疑惑:“你没有中毒!”

陈子枫闻言,微微一愣,尔后仔细的感应起自己的体内。他的体内有着一丝丝的黑气侵入,但是遍布在他的体内的灵力竟然将那些黑气烧灼而去。

陈子枫大喜,看来自己体内的灵力不仅对于自己与紫希在一起的那个深渊之地的毒物有着免疫力,就连这里的毒物对于陈子枫也是侵害不了一分一毫。

呼!

陈子枫体内的灵力涌了出来,尔后他的手压在了天修的背上,天修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陈子枫,尔后任由陈子枫的手章贴在自己的背上。

灵力从着陈子枫的体内涌出来,尔后钻入了天修的身体之内。

就在天修眼神当中带有一丝诧异的时候,陈子枫低声对着他説道:“我的灵力对着这些毒物有免疫作用,我残留了许些灵力在你的体内,足以支撑你进入到宫殿当中,不过现在你还是先将絮乱的气息稳定下来,也不可让别人发现你体内的烈毒被抑制了!”

天修眼神诧异的看了一眼陈子枫,尔后便不语言。

陈子枫见状一笑,他的身影闪到了血门的首领萧人的身旁,尔后低声对着萧人説了几句话,萧人的身影微微一怔,尔后便是诧异的diǎndiǎn头。

陈子枫在无声息的时候,耗费了几颗聚灵丹,终于是将血门众人的体内的毒性抑制下去。

在此刻,那些血门众人看着陈子枫的眼神当中的不屑完全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暗暗的尊敬。

不过,就在陈子枫下令血门众人对着宫殿冲去之时,一道痛苦的嘶叫声吸引了陈子枫的目光,只见他的不远处,林蝶在地上打滚抽搐,而林家家主林启霖则是在林蝶的身旁盘腿而坐,滚滚灵力对着林蝶覆盖而去,林启霖想要通过这些来抑制住林蝶体内被侵入的毒气。

“蝶儿!”陈子枫身影一闪,尔后对着林家所在之处xiǎo跑了过去。

见到了陈子枫的身影,虽然林家武者或大或xiǎo,都是受到了一些毒气的侵害,但是还是纷纷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陈子枫。

其中的一个长老叱喝道:“你是何人,可知这是我林家众人?还不速速离去!”

陈子枫看着林蝶慢慢焦黑的脸庞,身影一动,微波身法轻移,尔后绕过了林家的众人,来到了林蝶的身旁蹲了下去,于是淡红色的灵力便是呼啸而出,涌入了林蝶的体内。

呼!

陈子枫感觉到脸庞一辣,他的身影抛了而去,刚好稳稳的落在了银旵汞河流的边缘。陈子枫知道这是林启霖对他进行攻击,但是他此时并没有理会林启霖,而是身影一闪,再次来到了林蝶的身旁,再次灌输灵力给此时虚弱无比的林蝶。

“哼,不把我林家人放在眼里!”一个长老怒喝,身影对着陈子枫冲了过去,灵力似剑,对着陈子枫狠刺而去。

砰!

就在那个长老的攻势来到陈子枫的时候,一道澎湃的灵力挡住了那个长老的攻势

“家主?”那个长老疑惑震惊的看着林启霖。

“让他试试!”林启霖説道。

“是!”

那些纷纷想要出手的林家武者见到自己的家主已经发话了,所以他们也就再没有对陈子枫进行攻击,而是纷纷迅速的找个地方,再次盘曲而坐驱除体内的毒气。

林蝶的身体在受到陈子枫的灵力灌输之后,她苍白的脸色黑气逐渐退去,在林狂十分激动的眼神当中,林蝶以极快的速度在恢复着。

呼!

在林蝶睁开眼睛的时候,陈子枫舒了一口气,林蝶中毒颇深,所以陈子枫也是快要耗尽自己的灵力才能将林蝶体内的毒气驱除殆尽。

“子子枫子枫哥哥哥!”林蝶醒了过来,在看到一袭黑衣的陈子枫的时候,抓紧了陈子枫的手臂,虚弱的呢喃道。

“蝶儿,你醒了!”林狂见到自己的妹妹醒了过来,大笑一声,尔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陈子枫,説道:“这位兄弟,不好意思啊!我妹妹把你当成了她的一个好友!”

陈子枫闻言,一阵苦笑,不过现在的他有任务在身,所以他只好以着这样的身份掩盖下去了。

陈子枫轻轻的掰开了林蝶抓着自己手臂的纤纤细手,尔后看向林狂的时候,眼神一动,立即吞食了一枚聚灵丹后,便是对着林狂的手臂压了下去,灵力也是从着体内而出,注入林狂的身体当中。

林狂先是避开,尔后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被这个黑衣人抑制了体内的毒性,所以也是任由着陈子枫灌输他的灵力给自己。

慢慢的,林狂看向陈子枫的眼神甚是诡异,而一旁盘曲而坐的林启霖则是微微眯着眼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