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贺州信息港 > 网络

顾雏军首日庭审嘴长且硬

发布时间:2019-05-22 03:34:53

顾雏军首日庭审嘴长且硬

11月7日9:30分,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内外特别热闹,厅内正在集中审理顾雏军、姜宝军、张宏、刘义忠、张细汉、严友松、晏果茹、刘科、曾俊洪等9科龙原高管,他们涉嫌四宗罪:虚报注册资本罪、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

9人上堂 顾雏军一人嘴硬

当日上午9:00不到,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就聚集了大批排队等待进入法院的律师、被告亲属、科龙和格林柯尔的部属、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这是近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规模的一宗案子。

趁着排队的功夫,详细查看了树立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的布告栏,形形色色的各种开庭公示中,一次开庭涉及9人的案件科龙原高管案是惟一一个。

9:30分,准时开庭,浩浩荡荡的原被告填充了这个只能容纳50人左右的审判庭大部分的空间。除了9名被告,被告律师超过12人,原告方面,佛山市检察院也派出5名检察官应对。

整日的审理中,与其他8人问一句答一句不同,之前在资本市场一向强悍的顾雏军依然强硬,整日颇为激动,声音高亢而语速颇快,抓住一切机会讲话。

一开庭,当主审法官按照惯例询问:是否申请回避时,顾雏军立即“申请回避”,并详列4条理由包括:按照相关法规,如果法院参与调查,就应在庭审时回避,在顾雏军的案件中,法院人员参与了调查,但出现在现场;以及检察院提交的材料存在严重缺陷,检察院方面只见过顾雏军一次,在提交的材料中缺乏主要犯人的证词,顾雏军表示,自己 本来有机会找证人证明无罪,但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此外,顾雏军还提及一直争取取保候审但没有得到回复等。

法官数次打断了顾雏军的话,并终表示,其提出的回避理由不充分给予拒绝。其他8名被告人则均表示不申请回避。

顾雏军的父亲中途出来休息时,接受采访表示:“儿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非常自信,我儿子根本就没有罪”,尽管他描述一年不见“儿子瘦了不少”。

5人应对 顾雏军四大罪证

庭审在上午11:30结束后,下午2:30继续审理,截至昨晚17点,案件审理尚未结束。

审理在上午快结束时,进入法庭调查阶段,即宣读起诉书,然后对被告进行简单的问讯。率先审理的张宏、严友松和刘义忠多"不清楚",或其他简短的回答。顾雏军在等到自己庭审时,则开始长篇大论。

佛山市检察院坚定的指控顾雏军四宗罪: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

宗罪,为收购科龙,虚报注册资本。2001年5月,顾雏军为收购科龙电器成立顺德格林柯尔,注册资金12亿元,其中无形资产入资高达9亿元。2002年4月,顺德格林柯尔注册资本中无形资产比例超过75%,不符合法律规定,工商部门不予年检。顾雏军指使姜宝军和张细汉,在顺德容桂信用社通过来回倒款的形式,制造出天津格林柯尔向顺德格林柯尔投资6.6亿元的假象。

第二宗罪,入主科龙,3年连续做假账夸大科龙业绩。其中,2002年至2004年,顾雏军指使姜宝军、严友松、张宏、晏果茹、刘科等人通过虚假的出库单和无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虚增销售收入,3年间分别虚增利润1.2亿、0.89亿和1.2亿。

第三宗,挪用科龙大笔资金,用于注册新公司和归还贷款。2002年7月18日,顾雏军指使张宏挪用江西科龙9000万元作为注册江西格林柯尔的资本金;2003年8月21日,挪用江西科龙7500万元,用于偿还天津格林柯尔在中国建设银行的贷款;2003年6月17日,挪用科龙2.5亿元、江西科龙4000万元,用于注册扬州格林柯尔。此外,还有其他3笔共计4.55亿元的挪用资金。而且检察院方面认定顾雏军挪用扬州亚星客车6300万元,用于归还格林柯尔系列公司的银行借款。

第四宗罪,职务侵占罪,2004年4月科龙支付给扬州经济开发区4000万元预收征地款,后开发区财政局又以"科技发展奖励基金"划转给扬州格林柯尔4000万元资金。

面对上述指控,顾雏军开始长篇大论的演说,详细列举自己在科龙和格林柯尔的前后作为,统统否认了所有被指控的罪责。

然而,检察院方面的对此的总结值得玩味:顾雏军所列举的事实即承认了他存在指控的违法行为,他的演说也表明他知晓我国的证券法等其他法规,在这样的情况下……。

1人犯法 两大集团受困

昨天,科龙和格林柯尔旧部,以及很多现在的职员来到庭审现场,他们纷纷表示,这一案中,受害的就是科龙,而格林柯尔茫茫前途中是否有一线生机,也全在顾雏军此次审判结果。

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外,中间休庭时,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空调业内人士介绍,这一案件中受害的就是民营家电企业,受益的就是外资空调。

他介绍,上海日立压缩机公司(我国的空调压缩机供应商之一)的统计报告表明,科龙空调在顾雏军危机后销售量及市场排名急剧下降,从之前的阵营直跌入二流品牌阵线,而LG等外资空调排名从原来七、八位走上前三。

昨天,广东格林柯尔去企业发展有限公司高级总裁助力赵燕生(顾雏军全权委托该人士处理格林柯尔股权转让事宜)也告诉,尽管顾雏军出事后,海信接受格林柯尔在科龙的股份,但至今,海信的过户手续仍未完成,海信打出的9亿元转让款还在佛山市中院的账户上。

而格林柯尔也处在生死关头,赵燕生甚至表示“格林柯尔资产被冻结后,企业无法发展,连车都用不了”。目前,在格林柯尔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已被港交所提出退市警告,事实上,格林柯尔人员离职严重,格林柯尔以后发展就看这个案子的判决情况。

今日,这一案件继续审理,按照法律程序,在法庭调查后,还要进行的程序包括法庭辩论、法庭陈述、然后才是宣判。对于这一案件的总体庭审时间长度,人们众说纷纭。

“该案件在一拖再拖后开审,恐怕也难以在一两天内结束,要得到判决结果,快也要三四天。”消息人士估计,由于佛山政府急于为科龙至损,估计相关的刑事审判会在一周内完结。由于佛山中院的判决是一审判决,顾雏军等人不服可提出上诉。他进一步指出,目前该案审理的关键在于确认顾雏军的主犯身份。而现场的亲友团,却向表示这场官司要打一个月。

吃鱼虽营养 但这些鱼不能吃
婴幼儿冬天睡觉别穿太厚
汤唯未婚夫金泰勇家世背景个人资料曝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