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贺州信息港 > 汽车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七十五章 黎明前的维姆帕尔(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2:29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七十五章 黎明前的维姆帕尔(上)

熊熊燃烧的烈焰,将黑夜中的维姆帕尔小镇染成了一片血红。

在这片灿烂的火海之中,肆无忌惮的狂徒们享受着不被约束的狂欢,全副武装的在街道之中穿梭着,杀戮着一个又一个手无寸铁,只能逃窜或是抱头痛哭的身影,在对方的求饶声和尖叫中,抢走对方身上的一切。

成群结队的食尸鬼在街道上游荡,冲进任何一个散发着活人或者尸体气味儿的房子,哪怕那里已经被烈焰包围;挥舞着魔杖的流浪巫师紧随其后,用钉头锤或是低阶魔咒收割者逃跑者的性命。

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杀戮对象,甚至都不在意自己是不是还活着——被欺压了太久的流浪巫师们,现在一心只想要报复,让曾经鄙视他们,陷害他们的人,真正的开始懂得恐惧他们。

相连的街道化作燃烧的废墟,哀嚎惨叫的女人和孩子倒在血泊中抽搐,崩溃的人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被烈焰吞噬,变成焦臭的尸骨。

被火光和浓烟妆点的午夜天空,接二连三的开始响起厮杀的声音,让原本就已经陷入混乱的村镇更多了一份不寻常的声音。

那是暴徒们争执的声响,原本还在相互合作的贪婪的人们,终于将目光放在了同样贪婪的同伴身上。

当小镇逐渐化作废墟,能够被他们肆意蹂躏的肥羊越来越少之后,那些同样带着大批财货的同伴,就成了它们眼中可以狩猎的对象。

火焰的轰鸣和滚滚浓烟,崩塌的房屋和塌陷的墙壁,夹杂在被欲望熏红了眼珠的厮杀与血腥的复仇之中,伴随着混乱的叫喊声和口号,将整个小镇进一步拖进看不见底的地狱深渊。

当伯多禄和道尔顿等人终于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恐怖的景象——哪怕是常年面不改色的道尔顿·坎德也瞪大了眼睛,在这副人间炼狱的画面之前露出惊诧的神色。

而对于伯多禄而言,也就只有悲痛了。这里的人们之所以会遭受这种劫难,完全是因为被学院所牵连才让那些暴徒们盯上。

这并非是他的罪孽,却也和他息息相关,这样的折磨远比亲手杀人更有负罪感,甚至到了能令人失去理智的地步。

但对于一位已经上了年纪的巫师而言,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稍稍哀痛了片刻的伯多禄将目光转向身后的人:“先生们,在那些暴徒们彻底毁掉这里之前,我们必须尽快阻止这场可怕的灾难!”

默不作声的学院巫师们纷纷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举起了手中的魔杖,跟随在院长伯多禄的身后闯进了这片火海之中。

会选择加入学院,就已经证明这些巫师大多是沉迷于知识和真理,多半对于杀戮都是有抵触心里的,也并没有多少战斗的经验。

但是在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哪怕是善良的人也会拿起手中的武器,更何况是一群巫师——接触虚空和常年经手各种实验的他们,道德水平其实远比普通人要低得多。

因此当一群暴徒朝他们冲过来之后,根本连招呼也不打抬手就是弹幕般的低阶魔咒,闪烁着光芒将对方一个接一个放倒在地,就连吓到尿裤子的逃窜者,也没有免于被一剑穿喉的命运。

………………从暴徒的尸体上拔出自己的长剑,靠着墙壁大口喘息的骑士慢慢恢复着体力的同时,近乎绝望的目光依然没有移开外面的一片火海。

无力,实在是太无力了,只靠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了这些暴徒,从一开始那个叫卡兰的家伙就在撒谎,他很清楚这么做的结果是什么!

甚至不要说阻止他们,骑士甚至都已经自顾不暇了——杀红了眼的暴徒们,根本不知道这位骑士老爷究竟是谁,甚至还有不少家伙将他也当成了可以打劫的肥羊。

哪怕他已经尽可能的去阻止那些暴徒们了,但依然是杯水车薪,熊熊燃烧的火势已经将半个村镇变成了废墟,而面对烈焰全副武装的骑士也无济于事,只能看着那些可怜的村民们在死亡的边缘做的挣扎。

但无论如何自己也必须做些什么,为了圣十字也为了法内西斯大人,自己不能看着那些罪恶的渎神者猖狂下去!

手握长剑的骑士再一次出现在了街道中央,看到他身影的暴徒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大呼小叫的挥舞着火把和斧头冲向这位骑士老爷。

来吧,圣十字会审判你们的,低贱的渎神者!

挥舞着染血长剑的他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结果这群暴徒们还没有到他面前,就开始一个接一个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是……惊愕的骑士停驻在了原地,看着残余的几个家伙四散而逃,结果也一个接一个被放倒在地——挥舞着魔杖的道尔顿,从容不迫的射杀着任何接近他十公尺之内的亡命徒们。

没有甲胄,更不懂得躲闪,这种野狗似的暴徒甚至都不值得他消耗自己的精力,原本他应该在城堡里保护自己学徒们的。

艾萨克·格兰瑟姆,艾茵·兰德,他们才是维姆帕尔的未来……为什么伯多禄院长就不明白呢,他们两人对学院的价值甚至比剩下的几十个学徒都要高。

还有洛伦·都灵……每当看见那张带着微笑的表情之后,道尔顿仿佛都能感觉到世界的恶意,似乎伯多禄的某个预言正在慢慢成真。

“是维姆帕尔学院的巫师吗?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在看清对方的模样之后,骑士依稀记起来自己曾经见过这位巫师,终于松了一口气的他激动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原先有多厌恶这些人。

“嗯?”道尔顿愣了片刻,才想起来这家伙是谁。冰冷的面颊上立刻多出了几分愤怒的神色,还没等对方反应归来就一把抓住了骑士的衣领。

“教会的人在哪儿?!”愤怒的目光死死的锁在骑士的脸上,道尔顿几乎是吼出来的:“我们两天前就送去了求援信,现在教会的援军在哪儿?!”

“你竟敢……

?!”刚想要斥责对方的骑士,却突然被眼前燃烧的村镇噎住了喉咙,挣扎着才说出一句话:“法内西斯大人已经在赶来了!”

“他是准备等小镇的人死光了才来吗?!”道尔顿冷笑着,越来越难掩饰心中的愤怒:“还是准备等到城堡被攻陷,等我们这些人都死光了才来吗?!”

“不是这样!”

哪怕残酷的现实正在应证着这句话,哪怕骑士心底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猜测,他现在都必须矢口否认,否则法内西斯大人和教会的形象就全完了!

就在两个人还在僵持的时候,远处隐隐的传来了号角的声响,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虽然并不明显,但那点点火光和马蹄作响的轰鸣声,确实证明有一支骑兵正在朝着村镇靠近,那隐约能看清的旗帜,似乎也非常眼熟,是圣十字教会的卫队。

“哼——!”

冷漠的道尔顿一把松开了骑士的衣领,目光毫无诚意的看着他:“还真是多有抱歉了,这位骑士大人。”

“另外,刚才的无礼举动完全是因为我个人的缘故,不代表学院对教会有任何的不满。如果您打算惩罚的话,还请只惩罚我一个人就好,不要牵连上其他无辜的巫师们。”

骑士扭过了头,不敢去看道尔顿的那双眼睛,生怕自己会答应对方。

他当然清楚,法内西斯大人安排了这一切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重庆治疗宫颈炎多少钱
哈尔滨早泄危害医院
南京各种阴道炎治疗方法
汕头女性不孕不育权威的医院哪家好
郑州性病治疗费用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