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贺州信息港 > 金融

硕士新生在朋友圈批学界前辈其导师发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3:27

硕士新生在朋友圈批学界前辈 其导师发“断绝师生关系”

人民大学历史系硕士新生郝相赫在朋友圈批其学术前辈为“庸才”和“汉奸”的嘲讽言论,导师孙家洲教授“极为震怒”,斥其为“狂徒”,发要“断绝师生关系”,对此,郝相赫发文反击,称自己的名誉受损。北京青年报昨日中午联系上孙教授,他表示“该是自己发在朋友圈,是谁把它流传上并不知情,将按照校内手续办理此事。”人大历史系院办称目前正在积极处理此事,了解当事人想法,做双方的沟通工作。昨晚,郝相赫通过新注册的微博再次发声,道歉信中他说“一定深刻检讨,痛改前非,认真学习”。

事件

硕士新生发朋友圈批前辈“庸才” 人大导师发“断绝师生关系”

9月20日晚,“点墨轩艺术空间”发布一篇“人大历史教授孙家洲与新招硕士生断绝师生关系”的,随即引发公众注意和讨论。自9月9日人大新生开学仅十天时间,导师孙家洲与硕士新生郝相赫的关系便决裂,而此次的“断交”风波,正源于学生郝相赫19日在其朋友圈里批前辈“庸才”。郝相赫在收到导师“绝交信”后发“情况说明”予以反击,称“师徒二人理解有差异,将不惜手段”。

9月19日,刚考入人大历史系2015级硕士的郝相赫,在人大图书馆读到李凭的《北魏平城时代》,“对李凭分析政治史的思路非常钦佩”,故在朋友圈发了赞颂该书的一条读后感,他这样写道,“李凭先生的书年轻时对北魏史料掌握得不熟悉因而没读懂,今天再重读才读出味道来。我曾嘲笑田教授一代宗师,门下却不是庸才(阎步克、韩sf之流),就是不愿意当黄种人的汉奸。直到读了李凭先生的书,这个观点再也不成立了。可惜如此英俊却南下澳门了,真有衣冠南渡之感。”

这条惹得导师“震怒”的言论在朋友圈发出不久便被郝本人删除,但导师孙家洲当即发出公开评论,怒斥狂徒,并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出“断绝师生关系”的,信的开头写道,“师生之交首重道义”,“学界自有学界的规矩与尊严”,他(孙)鉴于目前的情况,宣布与郝相赫断绝师生关系,并已把决定告知郝相赫本人。

孙家洲在信中说,郝相赫从报到之后,就在上屡屡发表攻击他人的言论。自己为此不安,也曾经发信给他,劝郝要“处事平和”。

进展

学生见“”后表示“将”

昨日上午,郝相赫本人针对的“情况说明”截图从上流传开来。在“说明”中他指出,对孙家洲宣布与其断绝指导关系的表示震惊,并称双方理解有差异。郝认为,作为年轻人议论学者前辈当然有错,但其发言平台为朋友圈,的好友学者、教授就是自己的导师孙家洲。自己并未公开批评北大、人大两位老师,而是以字母代替,对后者的学术地位和名誉无法撼动,而孙家洲老师在朋友圈发断绝师生关系,导致其名誉受到很大伤害,还会毁掉自己读博的前程。他在表态,接受孙老师要求,同意解除孙老师的指导关系,但自己并未违纪,将不惜一切手段。

孙教授回应“要按学校手续办理此事”

昨日中午,北青报联系上正在长沙出差的孙家洲教授,孙教授承认该“断交”的是其本人发在朋友圈的,“但至于是谁挂在上,我并不知情,也不是我的初衷。我将按照学校手续来办理此事。”

北青报注意到20日“点墨轩艺术空间”号发的已被删除,致电该号的客服,客服表示“了解情况后回复”,随后拨打该已无人接听。随即致电人民大学历史系院办,工作人员回复,院方正在积极处理和沟通,了解双方当事人的想法,“在没有具体进展和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方便说太多。”

知情人士称院方或重新确定新导师

据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官的《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规定(修订)》第三章第八条,“研究生原则上不允许转专业、转学。在本学院(系)同一专业转研究方向或转导师的,经导师和学院(系)主管负责人同意后,报研究生院审批。”

人大内部人士向北青报分析道,“硕士阶段导师是双向选择的,考研复试后,导师可以选学生,学生可以选导师。开学之后确定师生意向。像现在这个局面,如果一方不愿意,只能通过院方来进行统筹安排新导师了。”该人士对郝相赫将来能够选谁当导师表示担忧,“事儿已经到这一步了,圈里的老师都差不多知道这事儿,或许会避开吧不敢收,估计是院方出面解决这事儿了。”

一封疑似郝相赫的“道歉信”上流出

北青报注意到,上流传出的郝相赫朋友圈截图显示,他多次在朋友圈里转发评论学界的前辈,涉及历史学界的国内多所知名院校。

如,他在一则点评北大历史系学者的文章后面评论:“人大的失误就是不该从这个垃圾系引入大量的唐宋领域老师……如果不是跟北大历史系这个垃圾系合作而是跟南开或者北师大合作的话好太多。”此外,郝相赫还留言建议学弟研友,“想考魏晋或唐朝的千万别来我校,去武大清华吧。”这些激烈的措辞让友直呼名校躺枪。

北青报辗转联系到郝相赫之前的本科同学,相关知情人士向透露郝在本科时虽然“有才”,但人缘“很一般”。

昨天下午两点多,郝相赫在其朋友圈里发了一封简短的道歉信,信中写道,自己认识到“妄议前辈师长是多么年少无知”,一定深刻检讨,并“恳请孙老师能够继续容留他做其学生”

昨晚7点20分左右,一封郝本人致师友的“道歉信”通过其新注册的微博发出,该微博比下午朋友圈的文字更多,郝相赫表示自己收回之前所发的“情况说明”,他解释说刚收到孙老师时“惊慌之余发表了情况说明,解释了一些我的观点”,“现在收回这个情况说明”,并称“自己一定深刻检讨,痛改前非,认真学习”。

本组文/本报 刘旭

(:唐龙)

宁波市医院
蓬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天津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南京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